95993838.net九五至尊-客服中心_Yanu

95993838.net九五至尊

2017年08月08日 19:01 来源:剧情之家

“晚安。”苏冉秋踌躇了半天,还是没敢伸手。

“……”这狗脾气,魏临目瞪口呆,原来沈慕川喜欢的是这种放浪不羁的款?怪不得自己从来都没有得到过青睐。

秦雨阳立刻在他身上乱摸:“你是我那口子,我用得着占便宜吗?这里那里……哪个地方不是我的?”

只是偶尔,隔壁班爆出的呼声,会令他走神一下。

如果到时候还有回家的自由。

反正他这辈子都不会知道,708今天为什么专注洗他的头,用肥皂搓了两遍。

还是这么一只让人惊.艳的男性狼族,他的父亲肯定不是什么普通的狼……

这个给自己吃肉还偷藏别人宠物的青年,原型就是翼龙。

原配的愤怒秦雨阳理解,可是自己又不是那个渣男,没理由为渣男留下的烂摊子负责任。

“抱歉。”脸上强颜欢笑:“你再说一次吧,我不会再走神了。”

家里唯一的床被秦雨阳睡了,苏冉秋有点不想进去午睡。

砰砰,有人在外面拍打铁门的声音传进屋里。

“没有。”秦雨顺说:“但是有人卖房。”

“4087.”狱警走在附近停住:“起来,有人来探监。”

沈慕川的心漏跳了一拍,想追问点什么的时候,那狱警噼里啪啦地说:“他还说你把他绿了,这不是来了吗?”

翼龙死死瞪着那只手,天知道他的心脏快爆炸了,小迪?偶像的子嗣?尊贵华美的男人?都是同一个人吗?

就好比出色的秦默上将,如果他当年也有独身的想法,就不会留下这么优秀的子嗣。

“不用担心。”秦雨阳揉揉他的头,然后起身向陶震庭和黄毛走了过来:“陶先生,这场比赛我没赢,但是也没输,之前谈好的报酬就算了,我没那个能力拿。”

“小秋?”

这是一种怎么样的滋味,谁滚谁知道!

沈慕川看着这样的他,心里暗骂了一声骚男人,动作却情不自禁地靠上去,送上自己的嘴唇让对方吻。

苏冉秋摘掉眼罩,解开安全带下来:“什么事?”白净的脸蛋上,有一边白里透青,有一边紫里透红,形容相当惨。

“你不是说有目击证人吗?”秦雨阳劝他:“那你就先拿到证词再来找我,我在这里住几天又不会死,真不知道你们急个屁。”

裤子穿到一半,突然听见外面有陌生的声音。

“大叔。”苏冉秋这才打断了滔滔不绝的保安大叔:“那个啥,我哥哥来了,找我回家呢。”

“恭喜。”

这点毛毛雨的狠话算得了什么。

“不是。”秦雨阳赶紧说。

从一个熟悉的地方,迁移到一个陌生的地方,待熟悉了之后,再迁移,再迁移,反反复复的过程中,人就这样长大。

果然是他。

男助理的老板就是季若然,他应邀前来吃晚饭顺便谈事情,没想到会在电梯里面遇见秦雨阳……还有秦雨阳的三儿。

“……”可是秦雨阳从来么想过,要上战场……

可是发生了这种事, 也只能拿出来劝秦雨阳。

这是个无解的题,有可能龙的审美观跟正常人不一样?

看完这条信息,上课的心情都有些受到了影响。

在严以梵的印象中,动物都是喜欢蜷缩着睡,但是这只迪鲁兽好像很喜欢四仰八叉的姿势。

跟他们相反的是龙族。

今天正式交接工作,秦雨阳处理完这边的事情,就带着自己的私人物品离开了公司。

“别冲动……”他摁住沈慕川的肩膀说:“秦雨阳这个时候回去,肯定是和我们一班机,上了机你就有机会了。”

发现小儿子一改过去的爱顶嘴之后,秦父更是管不住自己蹦腾的心情,把秦雨阳从小到大的黑历史拿出来痛骂一顿。

苏冉秋已经闭上眼睛准备挨打了,结果一只强壮的手臂突然从他背后伸出来:“住手……”秦雨阳牢牢抓住季若然的手腕。

其实昨天,秦雨阳说要回家一趟的时候,苏冉秋就没想过秦雨阳会再回来。

嗯,把命拿去吧,什么都不用说了。

“井助理,唉……”秦雨阳终于开口说话了:“你们就不能老老实实等法官判定吗?如果真的不是我的做的,法院自然不会拿我怎么样,顶多是扰乱秩序,小惩小戒。”

虽说秦雨阳是个含着金汤匙出世的公子哥,在外人看来他的生活肯定是纸醉金迷,夜夜笙歌,甚至左拥右抱,从不放假。

不说了,先休息一段。

他要说的就是这个吗?

左手边有一个很小的厨房洗手间,是连着一起的。洗手间只能上小,如果要蹲坑的话,得到门外面去,走廊上有两间公用洗手间。

作为一个病入膏肓的毛绒控, 他二话不说撸起袖子, 坚决入侵隔壁的阳台。

沈慕川在牢里不太跟别人来往,除了偶尔在草场上应付别人的搭讪,他大多数时间都是一个人待着。

秦雨阳对这些一无所知,他接收到的记忆除了吃就是玩,长这么大根本没出过庄园。

“就不是你大哥?”秦雨阳痛心疾首地指着他:“你完了,被我带坏了。”一嘴一个亲舅,还喜欢瞎几把操。

“你怎么又来了?”沈慕川坐在弟弟面前,左眉挑着,显得很不耐烦。

清风和树冠都在耳边呼啸而过,庞大的高楼在眼前只是一个里程碑。

可是啤酒,就是冷的才好喝。

秦雨阳痛苦地在心里跪求,沈慕川!!你他.妈倒是快点来救救你男人,要死了!!

洗干净爪子之后,他凑近嗅了嗅毛团身上其他地方,好像不太干净,有一股泥土和青草味儿。

“他是怎么做到的……”魏临真的不服,沈慕川这么彪悍的男人!自己在他面前屁都不敢放一个,那个人却可以轻易得到!

然而他猜错了,过了没两天, 沈慕川就来了。

“不用担心。”秦雨阳揉揉他的头,然后起身向陶震庭和黄毛走了过来:“陶先生,这场比赛我没赢,但是也没输,之前谈好的报酬就算了,我没那个能力拿。”

责编: